首頁 > 電子商務 > 正文

揭秘機票代理亂象:掛靠僅萬元押金不查資質 保盛票代曾坑張藝興
發表時間:2019-07-14 13:25:14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816428

摘要:鳳凰錯替嫁棄妃,鳳凰os,鳳囚凰電視劇,flash課件,flash 教程,flash player activex

  7月10日,中國航空運輸協會官網對外發布了《航空公司簽約銷售代理企業名錄》。其中,已與航空公司簽約的客運銷售代理企業共3052家,已與航空公司簽約的貨運銷售代理企業共618家。這是自今年3月1日全面停止銷售代理資質認可以來,中國航協首次發布該名錄。

  目前,銷售代理在我國航空運輸業占據重要地位。根據中國航協今年1月發布的數據,全國60%客票都通過銷售代理渠道實現。

  不過,機票代理行業在迅猛發展的同時,也存在大數據殺熟、捆綁銷售、高額退改簽費等諸多亂象。

  此外,南都記者調查發現,機票代理還存在層層外包現象。以被列入前述《航空公司簽約銷售代理企業名錄》中的北京保盛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保盛航空”)為例,南都記者實地探訪發現,僅需身份證復印件和一萬押金,即可掛靠。此外,多加錢,還可以使用保盛航空公司辦公位。

  低門檻之下,機票代理行業亂象頻發,不少掛靠票代失聯、失信。值得一提的是,明星張藝興也曾被保盛航空票代“坑”過。

  價格1100+100,來回艙位K,但收取1500元,差價300;一張南航的單程機票,行程單價格930+50,艙位W,但收取1180元,差價200,合計500元差價?!苯衲?月上旬,徐先生在聚投訴發起投訴,稱客票價格和行程單價格不符。

  而根據中國民用航空局發布的《中國民用航空電子客票暫行管理辦法》(自2008年4月11日起實施)第十四條明確規定“空運企業直銷售票處和銷售代理企業應使用合法的電子客票行程單,遵照政府有關規定進行銷售,行程單上的客票價格必須與實收金額相符”。第二十三條明確規定“違反第十四條,空運企業直銷售票處和銷售代理企業應向旅客承擔賠償責任;情節嚴重的,由民航行政主管部門責成相關主體對其停業整頓直至取消其經營資質,并可轉稅務管理部門依據有關法律法規對其進行全面審查處理?!?

  截至南都記者發稿,投訴并未解決。

  南都記者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梳理發現,徐先生的遭遇并不罕見。相關判例顯示,不少票代利用行程單造假牟利。

  中國裁判文書網2015年5月發布的一則判例顯示,2010年12月,葉某注冊成立了杭州龍成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主要業務為客戶代購飛機票。2012年年初,羅某通過之前在機場收到的該公司宣傳單聯系上葉某,雙方建立業務聯系。羅某及其公司員工長期讓葉某代為訂購機票,并讓葉某開具具有發票效力的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

  葉某在明知杭州龍成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不具備開具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資質的情況下,通過向制作虛假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人員提供客戶姓名、身份證號碼、航班等信息,虛開高開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截至2014年2月,被告人葉某通過上述方式制作虛假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220張,票面金額達人民幣314740元。經鑒定,上述220張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系假冒產品。

  最終,葉某因犯非法制造發票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

  今年2月,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了《昆明星源浩航空售票服務有限公司、陳素蘭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判決書顯示,火電公司因安排職工出差需要,自2015年開始長期與陳素蘭聯系購買機票,并通過星源浩公司的POS機按星源浩公司所提交給原告的落款為“昆明鵬程航空客貨代理有限公司”出票的《行程單》票面價格支付機票款。自2015年至2017年期間,共計購票327張,其中實際交易交付真票行程單28張、交付假票行程單299張。星源浩發現后與星源浩公司、陳素蘭交涉,隨后陳素蘭向原告提交了236張落款由被告星源浩公司所出具的《行程單》真票。在將真票與假票對比后,確定星源浩公司多收票款209903元。終審判決顯示,星源浩公司、陳素蘭向火電公司返還機票款209903元并承擔相關費用。

  南都記者梳理發現,虛假行程單曾引起有關部門關注。早在2008年5月,國稅總局、民航局就曾公布《航空運輸電子客票行程單管理辦法》,其中規定嚴禁虛開、偽造、倒賣行程單。

  國家審計署在2010年度審計報告中披露了虛假機票行程單泛濫。隨后,中國航協主導進行了行程單打假活動。2010年9月對外公布的第一階段整治成果顯示,包括中青旅朝陽分公司等在內的全國共計36家正規票代因出現違規操作受到相應處罰。

  除了虛假行程單,在票務代理領域,還存在大數據殺熟情況。今年3月,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發布的大數據“殺熟”調查結果顯示,網購平臺、在線旅游和網約車等領域成為大數據“殺熟”的重災區。其中,OTA平臺等根據用戶的搜索頻率、消費習慣等判斷用戶對于機票、酒店的迫切程度,從而進行動態浮動加價,被列為了“大數據殺熟”的主要表現之一。

  據媒體調查,今年暑期,屢遭詬病的機票搭售以捆綁、套餐新面目重新回歸。如從某平臺選擇7月10日7:50從深圳飛往上海的深航航班,第一個跳出的價格是特惠價1250元,并有“+40享500萬意外險保障”的標簽,但當記者選擇這個價格預訂時,最后的價格為1340元,除了1250票價和50元機建費外,還自動選擇了40元的航班意外險。

  高額退票費也引發許多消費者不滿。聚投訴顯示,今年6月以來,針對第三方代理平臺機票退票費過高的投訴接近10起。

  此外,南都記者根據中國航協官網發布的歷年消費者投訴情況梳理發現,消費者投訴集中在“出票價格與系統顯示不一致”和“不按航空公司規定收取退改簽費用”,涉及的第三方代理機構包括飛豬、馬蜂窩、去哪兒網、美團、途牛、同城藝龍、攜程等知名公司。

  代理商“一張板凳一根電話線”即開展經營。

  南都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許多票務糾紛,背后均有“黑票代”身影?!度嗣袢請蟆吩谋硎?,機票代理消費投訴不斷,“黑票代”大量存在是主因。該文稱,“黑票代”一般分為兩種:一是代理人取得了代理許可,但在取得許可之后,利用長期從事代理行為的一些資源和不規范操作的經驗,搞到低價票出售;二是壓根就沒有取得正規的機票代理資質,只是基于利用和正規代理商的某種關系,成為他的二級分銷商或三級分銷商,手頭有客源、有資源,就開始從事機票代理。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成為正規代理商的分銷商,門檻并不高。

  以保盛航空為例。公開資料顯示,保盛航空成立于1994年,主營模式為加盟、供采、在線渠道的技術運營以及差旅服務,是一家以提供機票為主,其他旅游產品為輔的綜合服務國際機票批發商。在7月10日中國航空運輸協會協在協會官網對外發布的《航空公司簽約銷售代理企業名錄》中,保盛航空也赫然在列。

  而企查查資料,保盛航空是中國大陸最早從事國際航空客運服務的代理銷售公司,公司連續在一級代理銷售排行中名列前茅,年銷售額近100億人民幣。其已相繼在國內共設立6家營業機構,包括保盛航空天津分公司、保盛航空朝陽售票處、保盛航空國貿營業廳、保盛航空西城營業廳、保盛航空朝陽營業部、保盛航空海淀售票處。

  近日,南都記者實地調查保盛航空位于北京朝陽區佳匯中心B座的營業總部發現,盡管其在佳匯中心B座2樓、3樓、6樓、9樓、12樓、16樓6個樓層中均有辦公地點,不過其辦公區域分散,其每一樓層的辦公室均分為多個小型辦公室,以16樓為例,辦公區分為1601和1603房區,其中,1601辦公區又細分為1601至1619共19個小型辦公室。

  保盛航空佳匯中心B座營業總部辦公樓層布局保盛航空營業總部16樓布局均為其分銷商辦公場所

  南都記者通過對上述樓層多個辦公室依次詢問得知,僅有9樓及2樓部分區域為其自有員工辦公點,其余樓層均被其掛靠代理商租用。

  據保盛航空一負責掛靠代理的業務員介紹,其掛靠合作方式具體可分為三種,一是單租黑屏出票系統,價需要押金1萬,每月使用費200元;二是“樓外”代理模式,即2萬元押金加上管理費5000元;此外就是“樓內”租用工位模式,即2萬辦公押金另加工位費1千每月。

  上述業務員透露,包含上述三種合作方式在內,目前與保盛航空掛靠合作的加盟代理商已超千家,其中包含公司和自然人。

  此外,南都記者從保盛航空多個內部工作人員獲悉,成為保盛航空的掛靠代理商并不需要任何資質要求,僅需一份身份證復印件,按個手印即可。

  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和《北京惠鋒建筑設備租賃有限公司與保盛航空航空服務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示。

  前者內容顯示,北京昌盛醫學技術有限公司因退票后未收到退還機票款一事起訴保盛航空。而該案件的爭議點之一,是昌盛醫學公司認為其是在保盛航空辦公室購買的機票,但保盛航空公司不認可其在佳匯中心B座16層設有營業部,并聲稱也不知道B座1601設有保盛航空公司的銷售點。

  訴訟中,保盛航空提交《使用機票銷售管理系統協議》,稱票代雍玉瓊從其處獲得使用其訂票系統的權限,并向其支付相應的費用,時間從2009年至2014年9月底;雍玉瓊可以在該系統上操作購票,且均為第三人訂票、購票;雍玉瓊每銷售一張機票,其會支付相應的費用;不清楚雍玉瓊在何處使用訂票系統。訴訟中,保盛航空提交了若干張《應收賬款明細賬》,該明細賬“科目”一項載明:“應收賬款/朝陽/十六層客戶/1601-1雍玉瓊”。

  最終,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認為,保盛航空雖稱不知道其在佳匯中心B座16層設立銷售部,但是佳匯中心B座樓層指示牌顯示16層有保盛航空朝陽銷售部。保盛航空認可其辦公地點在佳匯中心B座2層,而同一層建筑內,保盛航空不可能對此不知情,且對于有人使用其名稱而不聞不問。在該案中,如按保盛航空所述,雍玉瓊系對外以保盛航空的名義銷售機票,其行為應屬代理行為,該代理行為應由保盛航空承擔民事責任。判決其退還機票款四萬四千七百元,并賠償相關利息損失。

  《北京惠鋒建筑設備租賃有限公司與北京保盛航空服務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2014年4月2日,惠鋒建筑公司從保盛航空公司購買了英國維珍大西洋航空公司2014年8月9日北京至倫敦的VS7937航班的機票、2014年8月26日倫敦至北京的VS7938航班的機票?;蒌h建筑公司向保盛航空公司支付機票款24750元,保盛航空公司向惠鋒建筑公司出具發票。后來,惠鋒建筑公司因工作安排無法按原計劃成行,于2014年6月初向保盛航空公司提出辦理退票事宜。保盛航空公司辦理了退票、撤銷座位等手續,但沒有向惠鋒建筑公司退還機票款?,F惠鋒建筑公司訴至法院,訴訟請求:請求判令保盛航空公司退還機票款24750元,以及拖延退還應償付的利息。

  保盛航空公司辯稱:不同意惠鋒建筑公司的訴訟請求。從購票到退票的整個過程中,惠鋒建筑公司始終沒有與保盛航空公司直接接洽,而是找雍玉瓊購買的機票。雍玉瓊持款到保盛航空公司購買了北京至倫敦的往返機票3張,機票款共計24504元。保盛航空公司應雍玉瓊的要求開具了付款單位為惠鋒建筑公司,金額為24 750元的發票。此后,惠鋒建筑公司沒有直接與保盛航空公司溝通退票事宜,而是找到雍玉瓊要求退票。因此,保盛航空公司根據誰付款購票,將款項退給誰的行業規則,將機票退票款退給了雍玉瓊,其中扣除退票手續費每人800元,共計2400元。雍玉瓊是否將退還的機票款退給了惠鋒建筑公司,保盛航空公司不清楚。

  法院認為,惠鋒建筑公司分公司向保盛航空公司轉賬支付了機票款,保盛航空公司出具了相應金額的發票?;诖?,可以確認保盛航空公司知曉惠鋒建筑公司分公司從其處購買了機票。另一方面,保盛航空公司雖稱惠鋒建筑公司通過雍玉瓊向其購買的機票,但是惠鋒建筑公司表示并不認識雍玉瓊,且稱其購買機票的地點為佳匯中心B座1601。而據保盛航空公司陳述,雍玉瓊應系其授權的使用其訂票系統且對外銷售機票的一方,保盛航空公司雖表示不清楚雍玉瓊在何處使用訂票系統,但依據保盛航空公司提交的《應收賬款明細賬》顯示雍玉瓊為朝陽的十六層客戶(1601-1),且該記載的內容也與惠鋒建筑公司認可購買機票的樓層與房間號一致。保盛航空公司雖稱不知道其在佳匯中心B座16層設立銷售部,但是佳匯中心B座樓層指示牌顯示16層有保盛航空公司朝陽銷售部。保盛航空公司認可其辦公地點在佳匯中心B座2層,而在同一層建筑內,保盛航空公司不可能對此不知情,且對于有人使用其名稱而不聞不問。在本案中,如按保盛航空公司所述,雍玉瓊系對外以保盛航空公司的名義銷售機票,其行為應屬代理行為,該代理行為應由保盛航空公司承擔民事責任。最終,法院判決如下,保盛航空向原告北京惠鋒建筑設備租賃有限公司退還機票款二萬二千三百五十元,并賠償利息損失。

  此外,一份《北京保盛航空服務有限公司與范明委托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保盛航空起訴稱,范明自2008年9月起在保盛航空朝陽營業部租房從事機票銷售代理業務,保盛航空對范明實行信用金賒賬管理,即范明在保盛航空有一信用金賬戶,在一定出票額度內,范明可先出票后在賬期內還清票款。2009年8月7日至2009年8月18日期間,范明從保盛航空購買機票436501元,至當時未支付上述票款?,F保盛航空訴至法院,要求范明支付拖欠的機票款436501元,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此外,2017年9月,海淀法院網發布消息,機票代理商保盛起訴張藝興未付機票款。

  起訴書稱,2017年5月1日張藝興通過劉某,在保盛公司購買中國國際航空公司5月3日CA954福岡至北京航班機票,票款共計11050元;5月4日,張藝興又通過劉某在該公司購買日本航空公司5月5日北京至東京羽田至鹿兒島的機票兩張,票款合計人民幣11815元。上述機票已正常使用完畢,但票款經保盛公司方多次催要仍未支付。

  隨后,張藝興發聲明否認乘飛機未付款:已付錢給中介劉某,但對方失聯。

  張藝興工作室聲明及曬出的證據

  據媒體核實,文中保盛公司即為保盛航空。據當時《旅游刊》報道,保盛航空相關負責人接受采訪時表示,“機票是保盛下面的代理商出票的,由一位劉姓人訂票,5月份的票款一直拖欠,根據機票合同只能起訴乘機人。而重名的太多,起訴當時不知道是藝人張藝興,看了報道才知道的”。該負責人表示,掛靠保盛頭銜的代理商有很多,代理商收不回資金的時候公司會協助他們追討。

  《旅游刊》報道還顯示,業內人士認為,張藝興事件中介可以在未付款的情況下拿到票,說明該中介和票代公司的業務往來頻繁,而一般來講,中介的角色可能是個人,也可能是公司。這種中介本質上也屬于票代,

  南都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掛靠票代跑路失聯現象并不罕見。此外,還存在一些票代在將機票銷售給旅客拿到票款后再私自把賣出去的票退掉。據網易財經報道,上海一家平臺老板曾私自退了幾千名旅客的機票,卷款數百萬人間蒸發。

(責任編輯:DF506)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分享到:

 

收藏